铁线莲专题站

铁线莲育种历史

翻译:lotiform

铁线莲的英文名字clematis是源自希腊字klema,意即攀援枝条或藤本植物。可能在'Klema-tis'这个词使用之前,铁线莲属被称为atragene,即希腊语“爆竹”。显然,当C.vitalba 的粗的干燥茎干放入火中,受热后会裂开,发出像爆竹的声音。虽然Atragene 目前包含C. alpina,C. macropetala和类似的北美种类,但atragene确实曾作为 C. vitalba的名称使用过。

在19世纪70年代,托马斯•摩尔和乔治•杰克曼在他们的著作《庭园花卉铁线莲》中提到,铁线莲属当时可分为四个不同的部分,具体如下:
 

C. flammula,该类花朵无苞片或花瓣,瘦果或种子一样的果实尾端拉长为胡须般的羽状,以C. flammula为代表。

C. viticella,花朵与C. flammula相同,不过瘦果只有短尾,没有羽状尾,以C. viticella为代表。

Cheiropsis,在花梗顶端有两个花萼状苞片,没有花瓣和瘦果的羽状尾-以C. calycina为代表(现在叫C. cirrhosa)。

Atragene,无苞片,外部的雄蕊逐渐退化为花瓣状,瘦果有胡须般的羽状尾 -以C. alpina为代表。

摩尔和杰克曼还提到,在1877年科学记录显示,约230种铁线莲物种已被确定。其中,大约17个产自欧洲,主要在南部和东部地区;43种起源于印度;9种来自爪哇;近30种来自中国和日本,其中包括最优秀的一些种类(我们现在知道,有108种原产于中国);还有11种来自西伯利亚地区; 2种产于斐济群岛;24种来自南美; 9种来自中美洲和西印度群岛;35种产自北美;14种来自热带非洲;4种来自南非;6种来自马斯克林群岛和马达加斯加;15种据记载是来自新菏兰(澳大利亚),5种来自新西兰。这些种类大部分已经失宠,不再人工栽培。

16世纪的引进品种

早期的记录显示,欧洲一些物种早在1569年开始进入英国花园。当C.viticella引入时,在英国花园中唯一的铁线莲只有本地的C. vitalba,一个强健的蔓生和攀缘品种,可达到9 - 12米(30 - 40呎)。当然,C. vitalba对英国乡村的最大贡献,是它的神奇的蓬松种子头,在严寒的冬日非常突出。C. viticella后来成为早期育种工作的一个最重要的物种,并且仍然可能有助于改善今天的铁线莲,特别让人难忘的是,该品种或其小花变种从未屈服于铁线莲枯萎病。它的另一重要特色是其自由开花习性。

到了16世纪末,欧洲其它铁线莲已抵达英国海岸:C. cirrhosa, C .flammula, C.integrifolia 和 C. recta。因为只是半耐寒,C. cirrhosa没能在英国花园如同在温和的气候中一样成功栽培,这是一种莫大的遗憾,因为它的冬季开花和常绿的叶子是很有吸引力的。C. cirrhosa'Freckles'是它的更大花的变种,冬季更能耐寒,在英格兰于秋末初冬开花。

C. flammula是一个非常易变的种类,也没能在英国花园广泛栽培,也许是因为它偏爱干燥和排水良好的土壤。人们希望它的易变特性能变化出一个适于在不列颠群岛和乡村等类似气候条件下栽培的变种。

C. integrifolia是一个极其有用的混合花镜的花卉,加上还有一些最新引进的优良的蓝色、粉红和白色的变种,以及非凡的变种C.integrifolia 'Pangbourne Pink'。

C. recta是又一个易变物种,花朵的大小、植物的形态和高度方面都可变化,长度变化可从仅90厘米(3英尺)到1.8至2.1米(6-7英尺)。C.recta的精选品种在欧洲和北美的花园都有表现。

18到19世纪的引进品种

不列颠群岛在17世纪没有引进什么,但在18世纪的前期,引入了两个有用的美国品种,C. crispa 和C. viorna。二者均已开始广泛用于育种工作。C. crispa有香味,有令人愉悦的低垂花朵,它的后代之一,C. viticella 'Betty Corning',,保留了这种香味。C. viorna,有着极其自由开花和令人愉快的种子头的特性,正是未来育种工作所需要的。

19世纪的更多引进品种

19世纪,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品种都引进到了英伦群岛。C. florida 'Sieboldii'是19世纪30年代引进的,但因为它是不结种的,无法用于育种。然而,在19世纪的最重要的引进,是在19世纪30年代引入的C. patens及其变种,1851年引入的惊人的C. lanuginosa ',以及1863年引入的C. 'Fortunei' 和 C. 'Standishii'。它们给育种者随时创造新品种创造了最大的机会。随着这些品种及其变种从日本抵达,在不列颠群岛、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的育种者之间展开了一场比赛,以产生最佳,色彩最丰富的品种。

栽培变种的发展

最早培育的铁线莲变种之一 - 可能是第一个 - 是C. 'Eriostemon',虽然根据瑞典园丁马格努斯•约翰逊的说法,它的起源无法确知。这种铁线莲可能是在1830年以前在比利时或荷兰培育出来的。该铁线莲由Decaisne在大约1852年在Revue Horticole给出记载和图示,C.'Eriostemon'是C. viticella和C. integrifolia.杂交的结果。

下一个品种是1835年培育的C. 'Hendersonii',也是由C. viticella和C. integrifolia.杂交而得。它是由亨德森先生在伦敦的凤梨广场苗圃育出,由Mr. Chandler(肯德勒先生)在伦敦Vauxhall首次开花,故而有时也被称作C. chandlerii。在苗圃贸易中,C. 'Eriostemon'和C.'Hendersonii'经常同被误作为C. x eriostemon 'Hendersonii'出售,虽然它们是两种不同的花。

虽然这两种植物非常相似,来自相同的祖先,它们仍然是有不同的。马格努斯•约翰逊描述其主要区别如下。C. 'Eriostemon'的接近基部的茎叶是完整的,呈阔卵形或三到五裂叶;C. 'Hendersonii'的茎叶是完整的,狭长卵形或三裂叶。C. 'Eriostemon'的上部茎叶为羽状,通常有5个尖的椭圆部分,而C. 'Hendersonii'的上部茎叶则是羽状,有5到7个针形段。它们的花形几乎相同,C. 'Eriostemon'.的被片稍大。花芽也略有不同,C. 'Eriostemon'有低垂的,较短的圆锥形芽,而C. 'Hendersonii'则是长锥形芽。花卉其它部位的差别甚小。

大花品种

向今日的极大花铁线莲的产生迈进的最重要的一步,是苏格兰爱丁堡的艾萨克•安德森•亨利在1855年用C. patens azurea grandiflora与C.lanuginosa进行了杂交。由此产生的品种是C. 'Reginae',据描述,它是一个漂亮的薰衣草色品种,中间特性。

它于1862年在伦敦展出,并获得了奖状。不久,安德森•亨利孕育了世界著名的C. 'Henryi'和C. 'Lawsoniana'。后来,他对这些品种的详细说明出现在摩尔和杰克曼的1877年的书中,描述了这些杂交品种的母本是C. lanuginosa,父本是C. 'Fortunei'。C. lanuginosa和C.'Fortunei'早已失种,但幸运的是C. 'Lawsoniana'仍然有售, 虽然没有被广泛种植,而C. 'Henryi'则是大量出售。安德森•亨利激动地提到,C.'Lawsoniana'的花可达24cm(9 1/2英寸),并阐述了他对该品种所具有的明显深于其父母本的蓝色的疑惑。C. lanuginosa据描述是浅紫色,C. 'Fortunei'则是纯白色半重瓣花。他指出,C. 'Fortunei'很可能是承自C. 'John Gould Veitch',该种是1862年Robert Fortune从日本引进的。

C. lanuginosa型的栽培变种逐渐被发现,其中之一是C. 'Blue Gem',它通常是淡紫蓝色花,红色花药。如果C. lanuginosa是在境内被发现的,当它被Robert Fortune收集时,可能已经是变种了。该领域尚需进一步研究。

19世纪的育苗和育种

接下来是19世纪的新品种,Woking杂交种,由Messrs George Jackman父子培育。

这些都是在1858年夏天用C. lanuginosa与C. 'Hendersonii'和C. viticella atrorubens选育得来的。第一批开放的植物于1862年命名为C.'Jackmanii'和C. rubroviolacea。1863年在肯辛顿展出,大概是英国皇家园艺学会,并得到了一等奖。C. 'Jackmanii'成为有史以来培育出的最杰出的铁线莲之一。其自由开花习性和大量的深紫罗兰色花朵在在欧洲和北美的拱门和门廊上很容易辨认出来,该铁线莲在这些地区冬季非常耐寒。

在欧洲,培育新品种的伟大工作也在顺利进行。英国人经常批评他们的欧洲同行生产的铁线莲花朵有裂缝,但欧洲人在花的颜色深度上表现良好。最成功的欧洲培育者是Moser家族,1897年给我们带来了C. 'Nelly Moser',和C. 'Jackmanii'一起至今仍可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铁线莲。

C. 'Marcel Moser'是在1896年推出,但由于颜色和效果上逊于'Nelly Moser',在今天有点被遗忘了。
其他值得注意的铁线莲育种方面有贡献的是19世纪下半叶,梅斯的M. Simon-Louis,法兰克福的M. Rim,Troyes的M. Carre,奥尔良的M.Dauvesse,以及M. Modeste-Guérin和M. Bonamy Frères。

大约有40个左右的早期品种仍然列在今天的苗圃,并在世界各地的花园中心出售。其中包括C. 'Fair Rosamond',1881年育成,仍是少数几个有微香的大花品种之一。19世纪80年代,育出了更多的品种,但有些令人激动的品种渐渐消失了。一个很好的品种,C. 'Beauty of Worcester',由伍斯特的Messrs Smiths约在1890年育成,至今仍在栽培。刚问世时其令人震撼的重瓣紫蓝色花朵曾引起轰动。

20世纪

到此世纪之初,铁线莲枯萎病开始出现,A. E. Jackman在英国皇家园艺学会针对此病做了一个学术报告。因为受到铁线莲枯萎病(Phoma clematidina) 的严重危害,铁线莲苗圃的收益大幅减少。即使从日本引进了各种C.patens品种,以及随后进行各种杂交也没有增强该植物的抗病性。这时候,生产者正在使用C. vitalba 或C. viticella作为砧木进行铁线莲的嫁接,特别是C.vitalba,但是对于此病没有什么帮助。

乔治•福雷斯特和欧内斯特•威尔逊等植物收藏家持续从中国带回铁线莲品种,增大了可用的范围,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其中最有用的庭院铁线莲是1900年带回的C. armandii 和C. montana var. rubens,1908年的C. rehderiana,1910年的C. chrysocoma,1911年的C. fargesii(现称为C. potaninii var.fargesii)和1912年的C.macropetala。

这个时期,有三个人对铁线莲成为花园花卉作出了显著贡献:威廉•罗宾逊,欧内斯特•马卡姆和珀西•皮克顿。

以马卡姆为名的C. 'Ernest Markham',在全世界畅销。1937年马卡姆死后,Woking的Jackmans从Gravetye引入了幼苗并培养长大,最近被授予皇家园艺学会花园优异奖。

【青山注】:铁线莲品种到现在为止有上千个,育种工作主要在欧洲、日本、美国等地进行,该文对铁线莲育种历程做了简要的描述。我国北京植物园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也开展了铁线莲育种工作。